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京东李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 午夜惊魂  

2010-12-13 21:59:02|  分类: 马场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1974年深秋的一个夜晚,天已很晚了,突然听到林队院子里人声嘈杂,一片狗吠声。平时一到天黑,院子里不会有人走动,那是因为各家的男职工大部分都随连队到大黄沟清林去了,吃住都在山里,一个礼拜都难得回来一次。为确保安全,所以队里严格规定了放狗的时间,养狗人在放狗前,都会放开嗓门在河对面大声呼喊几遍“放狗了”!一般听到“放狗了”的呼喊后,在外串门的大人、孩子都赶紧往家赶,准备关门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 那段时间正好我爱人来队探亲,听到嘈杂声便打开房门想探个究竟,我也跟在他身后。那天正好月亮高照,只见外面到处黑压压的,似有成群结队的人举着棍棒、铁锹、连喊带叫的敲打着各家的门窗,叫嚷着把谁谁交出来、把谁谁谁的娃娃交出来、我一看势头不对,赶紧将爱人往屋里拽,说时迟那时快,那班人一看有人出来,马上就冲了过来。我爱人眼睛近视,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儿,便被冲过来的人,将胳膊拧到背后,往院子里推,我紧紧得扯住他的衣服往屋里拽,我的那点劲儿哪抵得住一帮农民,我一边拉扯,一边跟在他们后面苦苦哀求,让他们看清楚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你们要找的人,他是来探亲的,你们常路过这里,见过这个带眼镜的人吗?从那时起我才知道人不光是冷的时候哆嗦,感情害怕时上下牙也打架。当时,浑身上下觉得冷的彻骨,嘴都不听使唤了。总之,我语无伦次的解释着、哀求着、死不松手,不知他们真是发现抓错了还是其他原因,总算放了手,我赶紧拉着他返回屋里,将房间的电灯拉灭,摸黑在窗户内观察着外面的动静,担心他们会来个回马枪。由于我的教室和宿舍在院子外面,所以光能听到院子里传来的门窗玻璃破碎的声音,或夹杂着粗俗的叫骂声,不知过了多久,声音慢慢消失了,但那夜再也没合眼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天一早,大家就聚集在院子里,议论着昨夜发生的事情。林队的职工并不多,加上家属、孩子也只有百十号人,夏秋两季,大家都是围绕护林的事忙碌着,家属一般都在队部苗圃,干点力所能及的工作,冬天就没什么活路可干,只要太阳出来了,晒晒太阳、打打扑克便是最常见的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 每逢初一、十五,方圆几十里当地的地方农民,是到林区拉烧柴的日子,按规定,只准捡烧柴,可是,农民大部分都不会严格遵守规定。只要一到那天,他们天不亮就会赶着毛驴从林队前边的路上通过,到山里拉些檩条、椽子、以及毛驴能驼动的木头,运回家盖房用,因此每到那天傍晚,林队就会组织部分职工,在路口上围、追、堵、截、检查、卸载超出规定的木料,因此有个别的老乡会冒险等天黑再牵着驼满木头的毛驴,沿着山崖慢慢的绕过别人的视线,但大部分老乡还是从门前经过,时间长了矛盾在逐渐升级,老乡们终于决定要反击了。那天他们早早的集合了部分年轻力壮的村民,在离林队较远的地方等待,直到快熄灯时分,他们才悄悄的摸进队里,打探到男职工都不在家,所以开始了肆无忌惮的“扫荡”,见男人就抓,见东西就拿,嘴里不停地骂着、喊着:把队长、指导员的娃娃交出来!把他们都组(做)死呢!把他们的婆娘们交出来!嘴里骂着,手上也不闲着,看见队里赶车师傅家里墙上挂着一副笼头,提起来就走,家属稍一申辩,一个嘴巴就上去了,吓得再也不敢吭气,炕前脱下来的解放鞋也顺便拿走,能看上眼的铁锨等农具,统统都不放过。由于害怕惹祸上身,招来不幸,家属们只能默默的看着他们提溜走大人、孩子的衣服、鞋子和其他可穿可用的东西。临走前他们放下狠话:明晚还要来!要扫平林业队!

      发生了这样重大事情,山上的职工得到消息立马赶了回来,队上领导也马上向场里做了汇报,政治处非常重视,当天就来人了解情况,登记损失物件,并召集职工家属大会,叫大家提高警惕,做好充分准备,提前吃好晚饭后,穿的暖暖活活的,携家带口,先躲到山上的灌木丛藏起来。男职工要负责安全,放好哨、站好岗!

         我们不敢怠慢,按着上级领导的部署,在天刚擦黑时,就陆续出了家门向山上转移。刚开始大家说说笑笑还挺开心,随着夜色降临,山风阵阵袭来,有的孩子已坚持不住了,嚷着要睡觉,有的冻得牙齿嗒嗒嗒的响,还有的人抽起了烟,站在远处放哨的悄悄地跑过来低声呵斥着:不想活了,你的烟一亮一灭,就等于给敌人送信号,吓得抽烟的人赶紧掐灭烟头。我出门时虽做了充分准备,棉袄、棉裤、棉大衣、棉帽子都带齐了,但架不住心冷,就感觉整个人从里到外的都在打颤。大家在呼啸的山风里度过一秒又一秒,山下的队部里,灯火通明,死一般的寂静,我们在山上看的清清楚楚。时间好像停滞了一样,怎么那么漫长······,终于过了十二点,院子里还是没有一点动静,实在撑不住了,有人要求返回家园,领导紧急磋商了一下:大家可以返回队里,但必须都在学校的教室里过夜,一旦有情况便于指挥转移。

       总算进了屋子,人们提着的心放了下来,大家七手八脚的把桌子拼凑在一起,让年幼的孩子能平躺下睡觉,家长们则围着桌子坐下来挡着孩子,在不安中又迎来了黎明。不知马场和地方是怎样沟通这件事的,但以后再未发生过类似的事情。过后,这件“午夜惊魂”被我们常常当成故事讲给别人听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2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