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京东李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贵州血浆站激减背后(4)  

2011-08-25 15:34:04|  分类: 引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贵州血浆站激减背后(4)

 2011-08-08 02:47   新京报  

贵州血浆站激减背后(4)已有2675人阅读 2011-08-08 02:47   新京报 - 京东李 - 京东李的博客

村民潘德宽“卖血”已有10年。长期采血,胳膊上留下疤痕。

  最早的“卖血”人家

  “穷得卖血”曾是嘲笑人最厉害的话,潘德宽夫妻靠卖血,供两个孩子已读到初中 

  潘德宽是寨子里最早的卖血人家。

  潘德宽的父亲潘祖历说,他父亲兄弟多,分到他家时,只有1亩多一点水田,7分坡地。全家5口人,依赖这点土地不够温饱。到现在粮食还不够吃,每年春荒还需要买米。

  十多年前,卖血在寨子里还是件耻辱的事。但潘德宽和妻子杨大妹还是去了龙里血浆站卖血。

  潘祖历说,潘德宽没文化而且“反应有点慢”,没法出去打工。

  潘德洲说,一开始,“穷得卖血”是嘲笑人最厉害的一句话。但潘德宽夫妻靠着卖血,供两个孩子已读到初中。

  慢慢的,大家发现潘德宽夫妻身体也没出现什么毛病,于是越来越多的村民跟着卖血。

  现在每“供浆”一次(600毫升)可得报酬170元。去龙里县来回路费20元,净得150元。按照采浆管理办法,每14天采一次。夫妻两人每月可得600元。

  “往年我们这里没有卖血,如果遇到家人生病或者有紧急用钱,唯一的办法就是扛一袋米去卖。但每个家庭如果卖米超过100斤,一年的口粮就危险了。”潘德洲说。

  一次供浆相当于节省了100多斤米,在寨民眼里,这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。

  岩脚小学教师潘德禄和妻子也是寨子最早的卖血者之一。

  2001年,潘德禄开始卖血。其间他出了次车祸,体重下降到不足100斤。按采浆管理条例,他失去了卖血资格。妻子杨延兰又接着去卖血。

  休养了两年,身体刚恢复到100斤,潘德禄又接着卖血。

  7月26日,身高1米53的潘德禄挥着铁锤在烈阳下砸石头。他要盖房。目前他家住着全寨最破烂的房子,一座半面依着山坡搭的小棚户。

  去年,大女儿潘秀娟辍学去浙江一座袜子厂打工。潘德禄劝女儿读书,17岁的女儿说,“家里穷成这个样子,我出去挣钱帮你盖房”。

  女儿去年拿回了1万多元。潘德禄想用这笔钱把地基先搭起来。

  听说血浆站将关闭,潘德禄有点不愿相信。他说如果不能卖血了,老大寄回来的钱就得用来供她弟弟妹妹读书,“我的房子建不起来了”。

  “血寨”的未来

  15岁的潘承金有更大的梦想,他希望能成为寨子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 

  7月25日,潘承武从龙里血浆站走出来,一只胳膊蜷起来。这是供浆员的“招牌动作”,抽完血的胳膊需要压迫血管。

  刚刚抽完600毫升血浆,潘承武一刻没休息。他一言不发,蜷着胳膊,挎着一只老布袋子穿越龙里县城,赶乘回家的车。

  在这座县城,人们对这种蜷着胳膊的山民,称呼为“苗族卖血的”。

  25岁的潘承武没心思理会异样的目光。

  他是一个9个月大的孩子的父亲。路上,他花3元买了一碗米粉吃了。又花了4元买了点西红柿,带回家给妻子做蛋汤。刨去路费,还剩143元。

  再给儿子买一罐奶粉、一包纸尿布,钱就花干净了。

  潘承武是寨子里最年轻的卖血者。这是他第四次卖血。

  5月份,儿子得了场感冒,家里一点积蓄耗尽了。在邻居介绍下,他跟着去卖血。

  1998年,初中读了半年的潘承武和寨子里大部分少年一样辍学。回家帮父亲干了4年农活后,2002年到宁波打工。

  今年21岁的妻子是打工时认识的。他们没领结婚证,没办酒席,就住到了一起,生了孩子。

  这在过去是无法容忍的。上世纪70年代末他的父亲潘德科结婚,花光350元积蓄办了场隆重的婚礼。

  “那时不结婚不能住在一起。”潘德科说。

  潘承武说,现在寨子里三分之二的年轻人都这样,“感情好就行”。

  外面世界的观念和生活方式,日益渗透进这个深山小寨。小两口现在给儿子用的是纸尿布,为了省钱,他们把尿湿的纸尿布晒干再用。

  “卖血这点钱能救急,但是肯定富不了。等明年孩子稍微大一点了,放在家里父母带。我们还要出去打工。”潘承武说。

  他希望打工存钱,将来让儿子多读点书。

  对于搬出苗寨,他依旧不敢奢望,“在外打工十多年的还是回来了。外面的房子靠打工一辈子也买不起”。

  15岁的潘承金则有更大的梦想。

  他今年读初二,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还写一手好字,刚拿了学校书法比赛一等奖。

  他的父母也是卖血者。潘承金曾一度相信“读书无用”。但寨子里和他年纪相仿的伙伴打工后,带回来的不是花花世界,而是电话里诉说苦和累。

  潘承金开始发奋学习。

  “我们只有读书才能走出去。读书怎么都有用。”他说。他希望能成为寨子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。

  他的小本子上写着:“寒冰不能断流水,枯木也会再逢春。”

  校长潘德江感到欣慰,通过这些年的努力,从岩脚小学送出去的孩子,有好几个在当地的中心小学和乡里初中,成绩都名列前茅。 

  新京报记者/杨万国 贵州报道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